歡迎來到廣東省潮商會:
今天是
當前位置 :廣東省潮商會-->人物訪談

李楚源:中藥復興的火炬手

發布時間:2015-12-26 11:03:14 發布者:admin

入夜,廣州的珠江邊五光十色,像一位身著華服的雍容美人,令熙攘不絕的游客沉醉不知歸路。半年過去,亞運的火焰還在人們的腦海里燃燒著,激情未褪,勇者更勇。

2010年,是廣州全城沸騰的一年;2010年,對李楚源來說,也是值得特別紀念的一年。這一年,他榮獲2010年全國勞動模范光榮稱號,在人民大會堂接受胡錦濤總書記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頒獎;這一年,他擢升為廣藥集團總經理,新的角色帶來新的挑戰;這一年,他先后榮獲廣東十大創新人物及廣東十大新聞人物等一系列殊榮,不斷躍升新進新的時期,這一年,他被評選為為第16屆亞運會的火炬手,承載光榮與夢想,傳遞圣火,傳遞亞運精神。然而,他還是中醫藥復興事業的火炬手,帶領著白云山和黃以及廣藥集團成為中醫藥行業的領先者與引導者,推動和引領中醫藥復興事業向美好藍圖邁進。
  拂去微塵國器光
  巧手四兩撥千斤
  李楚源,1965年生于廣東潮陽,現任廣藥集團總經理兼廣州白云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總經理。
  一見面,平日已習慣用普通話交流的李總,馬上用流利親切的潮汕話和我們交談,長期在外的他說起家鄉話居然一點都不生硬。他在20世紀80年代從中山大學化學系畢業后,便一腳踏入了醫藥行業,從此與這個行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從最初白云山制藥總廠的銷售員,慢慢成長為白云山制藥總廠銷售科副科長、經營部副部長,到后來的總經理助理。1999年3月,李楚源臨危受命,從白云山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的任上兼任下屬的白云山中藥廠廠長。此時,白云山中藥廠已連續5年虧損,累計虧損6796萬元,頻臨破產的邊緣。上任后,他帶領班子對面臨的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深入剖析,提出了一整套貫穿著辯證法又結合企業實際的治廠方略,歸納起來就是“抓好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三大重點工程”。所謂“一個中心”就是以企業的經濟效益為中心;所謂“兩個基本點”,就是圍繞經濟效益這個中心,內抓管理,外拓市場;“三大重點工程”則是指營銷工程、科技工程和人才工程。從此,這間瀕臨倒閉的小廠如枯木逢春、生機勃發,成為華南地區最大的單體中成藥制造企業,連續11年保持25%以上的增長。2005年春, 愛國華商李嘉誠注資白云山中藥廠成立廣州白云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此后,白云山和黃中藥以兩倍于行業平均速度的發展勢頭,一舉成為業界翹楚。
  炎帝神農氏、李時珍嘗百草、華佗五禽戲,中醫藥是中華民族5000年燦爛文化中的瑰寶,是中國歷史傳承遺產中不可或缺的奇葩。然而近現代以來,中醫藥面臨著西醫藥肆無忌憚的打壓,百年風雨,蒼黃漫卷,幾近遭到滅殺。用傳統概念表達的中醫藥,其科學內涵難以被現代社會普遍理解和接受;我國中藥在研制生產過程中,從藥材選擇到炮制過程再到制成相應的制劑,缺乏明確的有效成分含量和規范的檢測方法以及與國際接軌的質量標準,這很難達到歐美有關藥品的相應要求,難以讓國外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和專家學者相信并認同中藥的獨特療效。另一方面,發達國家憑借資金和技術優勢對我國構成競爭壓力,搶奪中醫藥話語主導權。中醫藥特色優勢逐漸淡化,服務領域趨于萎縮,老中醫藥專家很多學術思想和經驗得不到傳承,一些特色診療技術、方法瀕臨失傳,理論和技術方法創新不足。面對中醫藥行業的困境,白云山和黃中藥以振興中醫藥為己任,在全國率先提出打造“現代中藥先鋒企業”的戰略構想,掀起了一場“普藥精制”的革命。李楚源也主動挑起了推進中藥“四化”(現代化、科普化、大眾化、國際化)建設的重任。
  “普藥精制”做名牌
  李楚源剛上任時組織班子和技術骨干研討企業發展戰略時,大家對于本廠以什么產品作為支柱的問題存在著不少分歧。有人說:“做普藥肯定是窮途末路,已有前車之鑒。白云山要想翻身,惟有搞新特藥。”不少人頗認同此觀點,認為應“忍痛割愛”,徹底摒棄那些“大路貨”,另起爐灶,研發高精尖產品。然而,李楚源卻另有獨特的見解。他認為,“白云山”是國內最早采用現代提取工藝生產中成藥的廠家,且首創的板藍根顆粒、復方丹參片、消炎利膽片、穿心蓮片等產品早已遠近聞名,這些“看家寶”可不能丟。“大路貨之所以一時滯銷,并非產品本身缺乏生命力,而是因無序競爭造成產品質量良莠不齊,敗壞了“大路貨”的聲譽。事實上,這些都是經過長期臨床應用,證明是療效確切、價廉物美的好藥品。如被譽為“中藥抗生素”的穿心蓮,當一些孕婦不宜使用西藥抗生素的時候,它卻能大展拳腳,可見很多普藥的市場潛力非常大。當然,普藥也要創新,要把過去的“粗、大、黑”形象改變為“三小”(劑量小、包裝小、副作用小)的新形象,才能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一向高舉科技大旗的白云山人如果能采用現代科技手段,大幅度地提高這些普藥的質量和療效,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精”的話,那么這些獨樹一幟、“超凡脫俗”的老品種就會“搖身一變”,成為普藥中的新特藥了。經過一番研討,大家取得了共識,于是,李楚源響亮地提出了“普藥精制”、“老藥新做”的口號,銳意打造大品牌。當時該廠決心樹立的大品牌有兩個,一個是“板藍根”,另一個是“復方丹參片”。而“精制”則應先從改革生產工藝入手,于是,他們在提取工藝方面進行了多項創新,研制成功“索氏熱回流提取器”,該設備不但能大大提高丹參的酒提浸膏的提取效率,同時還能回收大量酒精,節約生產成本。其后,這一工藝逐步推廣應用到其它同類品種的生產中,效益更為顯著。此外,他們還成功地開發和應用了低溫快速干燥技術,并在國內率先采用薄膜包衣先進技術,使得幾個拳頭產品的內在質量進一步提高。
  獨辟蹊徑創六“P”
  醫藥界人士都知道,自國家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成立以來,為了加強對藥品生產、經營、科研等全方位的監管,先后制訂和實施了一系列“管理規范”,白云山中藥廠除認真貫徹落實GMP與本企業直接相關的“P”之外,還根據企業的實際和發展的宏偉目標,創造性地增加了幾個“P”,在企業還推行GAP(藥材標準化種植管理規范)、GQP(質量管理規范,包括研究、建立指紋圖譜來控制中藥質量的規范)、GDP(規模效益工程)、GEP(現代提取技術工程)以及GLP(現代化實驗室項目)等5個“P”。6個“P”,正是實現中藥現代化、鍛造現代制藥先鋒企業的“基石”。
  他們投入1.2億元,全廠性GMP改造,共13個劑型,一次性通過國家GMP認證,在全國中藥行業中恐怕不多見,足見李楚源的魄力。在GQP和GAP方面,當國家藥監局剛剛提出將逐步推行中藥指紋圖譜技術研究和實施GAP標準化藥材種植的時候,白云山中藥廠就第一個響應,主動介入,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僅建設板藍根GAP基地就投資逾千萬元。結果,他們拿到了多個“第一”。2003年11月10日,由該廠承擔的板藍根指紋圖譜研究項目通過了驗收,從此,這一國內最大宗的藥材原料之一———板藍根有了“看得見”的質量標準。僅僅過了半個月,即2003年11月20日,該廠在安徽阜陽太和地區建設的3萬畝板藍根GAP藥材基地又通過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認證,拿到了全國第一張GAP認證證書。  
  獨辟蹊徑創6“P”,白云山中藥廠從此走上了中藥現代化的康莊大道。
  讓世界與中醫藥接軌
  在經濟一體化、我國各行業產業紛紛強調要和世界接軌的今天,人們普遍認為中醫藥只有主動與世界市場接軌才能求得生存,而李楚源卻以一句“世界與中醫藥接軌”語驚四座。李楚源在他主筆的在“關于推動珠三角中藥產業做大做強的提案》里寫道:“世界與中醫藥接軌”才更符合醫藥發展的軌跡。他解釋說,中醫藥的發展不能一味地說成是與世界市場接軌,因為中藥不同于西藥,無論是其理論體系、架構、思維模式還是研究方法,都有其獨特性。世界來跟中國接軌,其實就是一個雙向溝通交流的過程,說到底就是解決文化差異的問題。在這樣的文化差異下,如何把中醫藥轉化成為外國人容易理解、接受的方式傳播出去,成為關鍵問題之一。換個角度來說,世界更應該向中國了解中醫藥的歷史、療效、理念等多方面信息。
  為了彌合中西文化溝通差距,白云山和黃積極運用現代科技來詮釋中藥標準。在建立交流雙方認可的行業標準基礎上,中藥文化才能在交流中達成“世界與中國的接軌”。在這一主導思想下,廣藥集團以及白云山和黃中藥以“板藍根指紋圖譜”研究、“丹參基因組”研究等重大課題,不斷突破世界壁壘,讓國際市場更加了解中藥。
  2001年,白云山中藥廠與廣州市藥檢所及中山大學共同研究的“指紋圖譜質量控制技術”全面通過課題驗收,并應用到白云山中藥廠的所有產品生產中,白云山中藥廠也因此成為全國首批將指紋圖譜技術應用到中藥指控的企業。而后,白云山和黃在這方面不斷取得突出成績,這項技術的不斷發展則為中藥標準化建立提供了可能。
  2010年6月20日,李楚源代表白云山和黃宣布,他們與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用植物研究所合作的丹參類藥物基因組框架圖已完成,這是世界上首個研究成功的藥用植物基因組框架。揭開了中藥材的神秘面紗,解讀出丹參遺傳信息的“無字天書”,提供了一種共同語言讓世界認識中醫藥,加速中醫藥國際化進程。古老的中醫藥自誕生7000年以來,在2010年發出來從未有過的聲音,中醫藥從此跨入“基因時代”。
  永不過期的關愛
  得人心者得天下
  藥品是一種直接關系到消費者生命和健康的特色商品,因此醫藥企業既要為了實現盈利的目的而積極參與殘酷的市場競爭,又必須對消費者和社會承擔起重要責任,面臨著“利”與“德”的取舍。然而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之間這種看似矛盾的關系,在李楚源這里卻得到巧妙的平衡。
  2003年,非典肆虐,白云山中藥廠的板藍根供不應求,市場價格不斷攀升,然而白云山中藥廠沒有趁機大發國難財,相反在原材料價格大幅提高的情況下,在廣東省同行業內率先采取行動,到火車站、汽車站等人群密集的地方免費派發抗非典藥品板藍根顆粒和口炎清顆粒,價值高達200多萬元。并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板藍根顆粒等抗非典藥品堅決不提價,即使虧本也滿足供應,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贊譽。白云山中藥廠面對疫情的舉措與某些商家“趁火打劫”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在一片喧嘩中突圍而出。
  在“非典”名聲大振后,白云山和黃提出打造“企業公民”和“打造一流的社會責任企業”的口號,并發布全國醫藥企業首份企業責任報告。2005年全球首創的“家庭過期藥品回收(免費更換)機制”,最先在白云山和黃實施,隨即推廣到廣藥集團屬下10多家企業聯合實施,一直持續至今,目前已經投入超過3億元,在全國建立了6000多家可常年免費更換家庭過期藥品的“永不過期”藥店,并將每年的3月13日定為“全國家庭過期藥品回收日”,機制遍布我國城市、鄉村,深入街道社區,惠及祖國南北各地家庭,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
  可以說,白云山和黃在法律上并無回收處置家庭過期藥的義務,其推動整個社會關注藥品安全的動機完全是一個企業的責任意識。通過這一活動,廣大消費者的安全用藥意識大幅度提升,獲得了巨大的社會效益,各地藥監部門不斷以政府名義主導該活動,成為真正的貫穿全行業的大事。
  “履行社會責任,可以促進企業更快速地健康成長。”李楚源解釋說,通常情況下,法律法規并沒有要求企業有社會責任。但如果企業自覺地去做了,就會贏得同行、消費者甚至社會的尊重,從而提升企業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也能進一步激發員工的自豪感和創造力——這就是一種可形成良性循環的豐厚回報。通過回收家庭過期藥,為消費者承擔一定的經濟損失,讓消費者對廣藥產生親近感,正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在廣告的直接告知成本逐漸增加的今天,消費者口口相傳的人際傳播方式在此時顯得有效得多。“一個有實力的大廠,不會滿足于單純的利潤追求和做大做強。提升社會責任標準的內在需求,決定了我們要把這種簡單的愛心公益活動加以發揮,進一步發揮藥企的服務意識。”李楚源指出,從愛心到責任,是企業的另一項承諾,也是提升中藥品牌的點睛之筆。“作為企業公民的白云山和黃,更應站在一個公民的社會責任角度,更多地為別的公民著想,以‘大’的胸懷來做中醫藥行業,‘大’的精神來做好中醫藥行業!”
  2009年甲流爆發,隨著國際疫情蔓延,白云山和黃更通過墨西哥駐廣州總領事館向墨西哥合眾國贈送了白云山牌板藍根、口炎清以及口罩、手套等一批藥品和物資,用于墨西哥合眾國緊急救災。中藥短時間內切斷病毒傳播,取得滿意療效,與化學藥品的不佳效果形成鮮明對比,經WHO推薦,一度蜚聲海內外。經過白云山和黃的成功營銷,中藥抗病毒的理念家喻戶曉。特別是國家食品監督管理局對西藥抗生素進行必須憑醫生處方的“限售令”以來,“抗菌消炎中藥”就成為普通家庭日常抗病毒的首選用藥。
  每一次重大的事件,每一次看似困難的挑戰,白云山和黃最后都奇跡般地成為它發展進步的跳板。在社會事件之中發現塑造品牌的契機,主動展現高度的社會責任感,向公眾傳遞親民、負責的品牌核心價值信息,李楚源將這些挑戰變成一個成功的營銷事件,贏得人心后贏得市場。
  采訪后,李總熱情地親自帶著我們到神農草堂參觀。神農草堂依山而建,綠樹環抱,這一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使天然的草堂顯得韻味十足。高聳的臺階拾階而上,穿越長長的紅色廊柱,走進草堂古雅的大門的時候,迎面而來的“和”字屏風抓住了我們的眼球,上面鏤空雕有各種書法體的“和”字共99個。“和”不僅是中醫陰陽平衡的精髓,也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更是社會方方面面皈依的一種崇高境界。
  然而當初李楚源建設神農草堂的決定的確讓人驚訝,巨額的投資究竟能帶來什么。神農草堂的創舉以及這一企業文化所產生的價值在中國醫藥行業里是耳目一新的。神農草堂如今已接待海內外游客超60萬人次,從中央政府的高級官員,到中外著名的科學家、院士,到少年兒童,它成為雅俗共賞的中醫藥文化傳播經典之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稱贊神農草堂說:神農草堂是“建設中醫藥強省、文化大省重要成果,其社會影響十分深遠”。李嘉誠先生還親自發來賀電并稱:“為弘揚中醫藥文化而建立神農草堂中醫藥博物館頗具創意。”這是一個備受黨和國家領導人欣賞的神農草堂,這是一個接納了幾十萬人參觀港務中醫藥偉大的“文化游客”,這一神來之筆,儼然就是白云山和黃的有一張名片和產品!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始終在李楚源的手里得到平衡!
  路漫漫其修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
  2010年6月,李楚源榮升廣藥集團總經理,新的角色帶來新的挑戰。廣藥集團是一家對下屬31家企業擁有經營權的國有資產授權經營機構,下屬的如星群藥業、中藥一廠、陳李濟藥廠等,大多是百年老店,最久的陳李濟可追溯到410年前。這些企業向來是分灶吃飯,且產品、市場均有交叉。廣藥這幾年的內生式增長速度,沒有趕上同類的速度,而在外延式擴張上,除了早先幾年廣藥在合資上有所建樹之外,近兩三年則格外平靜。然而,倍增的挑戰和壓力不能困住李楚源,新角色給他帶來的似乎更多的是更廣闊的施展空間,于是一上任他就開始接連不斷的大動作。
  屬下各個企業單兵作戰,內部整合成為重中之重,李楚源領導下的廣藥集團提出了“11X”戰略,希望借此加強資源整合,將“小炮艦團隊”組建為一體化的航空母艦,著力提升整體實力和團隊優勢,把廣藥集團打造成戰略性新興產業龍頭企業。“11X”發展模式的本質是,將過去由單一企業享有的資源,上升及擴大到集團層面,使集團里的成員企業實現資源共享,產生規模效應、協同效應,有效降低成本并擴大收入,起到開源節流之效,從而實現利潤最大化。
  隨后又舉行了“首屆‘大南藥’發展戰略高峰論壇”, 同時發布廣藥集團“十二五”發展規劃。根據規劃,廣藥在“十二五”期間,將實現工商銷售收入達到600億元的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由廣藥集團牽頭,多家生產藥企、銷售藥企、科研機構、醫療機構及藥材基地等單位共同組建的“大南藥” 戰略聯盟宣布正式成立。廣藥集團提出的振興“大南藥”,是在國家原有對“南藥”資源重視的基礎上,以更廣闊的視野,比如將嶺南、東南亞甚至非洲的一些植物藥資源都納入進來,力求通過對藥材資源科學合理地開發利用,不斷提高其應用水平及能力,從而形成從中藥材種植,到中藥科研、生產、銷售及臨床應用等一系列科學協調的“大南藥”發展體系。作為振興“大南藥”戰略的首批舉措,廣藥宣布將分別在重慶大巴山建潘高壽川貝母GAP種植基地,在老撾建設王老吉雞蛋花GAP種植基地,還公開表示將新建30個GAP中藥材種植基地,最終在“十二五”末形成50個藥材基地的規模。同時,與廣東省人民醫院、廣東省中醫院簽約開展戰略合作,共同推進新藥臨床研發和抗擊“超級細菌”研究;加快外延式發展,尋求以增量為目的的外延式資本運作,并購陜西康健醫藥公司及長沙恒生醫藥公司。“大南藥”戰略將總結和吸收泛珠三角、東南亞、印度等廣大地區的特色醫藥,突出“大南藥”學術特點和學術特長,確定“大南藥”的研究學術方向,形成具有“大南藥”特色的思想理論體系。“大南藥”設想目光遠大很有魄力,可以說是“立足大南藥,服務全人類”。
  李楚源還向外界表示,接下來,廣藥集團將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調整集團產業結構,全面布局中藥、化學藥、生物醫藥、物流、大健康及綜合業務等6大板塊,加大對生物醫藥尤其對疫苗的投入。同時,進一步優化產品結構,在3年內,將華佗再造丸打造成超5億元的產品,消渴丸、復方丹參片將做到10個億以上。 

 

 

 

内蒙古快三